南京一教师被指撞人后逃逸拒不赔偿: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肇事者

发布日期:2019-09-12 15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  摘要:吴女士称自己遭遇车祸,导致左手粉碎性骨折,而肇事者欧某却在事发后逃逸,至今拒不赔偿。9月9日下午,欧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,自己并未拒绝赔偿,而是吴女士一家“不断加价”使他无法接受,现在只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。

  alt=Get Adobe Flash player /

  现代快报讯(记者 邱骅悦)9月4日,南京市民吴女士发微博求助称,自己于2019年6月12日在南京市玄武区遭遇车祸,导致左手粉碎性骨折,而肇事者欧某却在事发后逃逸,至今拒不赔偿。9月9日,现代快报记者联系到吴女士的丈夫朱先生,他告诉记者,交警已开具事故认定书,认定欧某负全责,“且事故后驾车逃逸”。他说他们准备起诉肇事者。9月9日下午,欧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,自己并未拒绝赔偿,而是吴女士一家“不断加价”使他无法接受,现在只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。

  6月12日晚10点,市民吴女士在下班后骑电动车回家,在经过玄武区马标公交车站时发生了意外。电动车驾驶员欧某在超车时与吴女士发生了碰撞,致使吴女士摔倒在地。后经南京军区总医院诊断,此次事故导致吴女士“左桡骨远端粉碎性骨折、左尺骨茎突骨折”。

  “肇事者一开始还把我爱人扶起来,说自己是中学老师,有道德素养的,不会逃跑,结果警察还没来人就不见了。”9月9日,吴女士的丈夫朱先生告诉现代快报记者,事故发生后,肇事者欧某并没有陪同吴女士去医院检查,而是选择了逃逸。

  据朱先生回忆,事发后他们立刻报警,并通过排查监控录像找到了欧某居住的小区。6月14日晚,朱先生一人前往该小区搜索,最终在一栋单元楼里找到了欧某的家。朱先生回忆说,欧某起初拒不承认自己是肇事者,后来改口表示可以“私了”解决此事。· 华中科技大学本科招生办主任为你解读:如何早日登“科

  9月9日下午,记者联系到肇事者欧某,对于这起事故的原因,欧某有自己的看法。他并认为自己是这起事故的肇事者。欧某表示,事故发生时有多辆电动车与吴女士发生挤压、碰撞,他只是其中之一,“所以我当时并不知道自己是肇事者,出于好心,我把她扶起来后就回家了,后来说让我负责,我就只能认了。”

  对此朱先生认为,这是欧某逃避责任的说辞。在朱先生提供的两份《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》中记者看到,两份认定书均明确写道“欧某驾驶电动自行车超越前车时妨碍被超越的车辆行驶,是导致事故发生的直接原因,且事故后驾车逃逸,违反了相关法律法规”、“欧某承担事故全部责任”。

  9月9日下午,记者就此致电交警一大队核实情况。负责处理此案的民警告诉记者,目前此次事故的责任认定环节已结束,责任认定书已发出。关于是否要对欧某的肇事逃逸行为进行处罚,这位民警表示,相关工作还在进一步进行中。

  虽然交警已认定欧某需要承担相应责任,欧某也同意“私了”。但据朱先生介绍,欧某对于赔偿的事一直都不积极。 “6月14日我看他后来认错态度很诚恳,还用微信转给我5000元做赔偿,当时就同意私了,但没过几天他又改口了。”

  6月19日,吴女士前往医院复查,医生建议做手术。朱先生便要求欧某再转账10000元作为手术费用,但这一要求遭到了欧某的拒绝。“他突然改变态度了,狡辩说自己不是肇事者。”

  6月21日,双方前往负责处理此次事故的交警一大队进行协商。朱先生称,在协商过程中,他向欧某提出3万元的赔偿要求,“一次性了结此事”,欧某同意了但迟迟没有兑现,一直拖着没有给。“警方也建议我们协商解决的,但既然他一直不给赔偿,那就我们公事公办吧。”

  9月9日下午,欧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,事故发生后他一直希望通过赔偿解决此事,并没有逃避责任,只是吴女士家人要求的赔偿数额过高,他无法接受。

  欧某称,他被朱先生找上门的当天晚上就转了5000元,希望帮助吴女士治疗,但此后却遭到吴女士家人的“不断加价”。在6月21日双方协商时,是他先提出拿3万元“一次性了结此事”,但遭了吴女士家人的拒绝,后来他凑了5万元再次希望“了结”,但又遭到了拒绝。

  “我觉得他们是在敲诈,后来到了7月24日我又跟他们协商,他们直接说要我先给10万,我真的无法承受了。”欧某称,7月25日,他委托律师与朱先生进行电线万元,不过需要朱先生提供相关治疗费用的单据和发票,但电话被对方挂断了。

  欧某还告诉记者,事情发生后,吴女士家人不断向他所在的学校以及所属教育部门投诉,要学校将他开除。这使他的日常生活受到了很大的干扰,目前已无法继续正常工作。欧某表示,他希望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此事,“由法院来判怎么赔。”

  针对欧某的说法,朱先生向记者表示,欧某所说的情况并不属实,自己之前并未拒绝一次性赔偿的方案。“他说的3万一直没有给,7月24日那天交警的责任认定出来了,认定他全责,他知道后又想跟我们谈私了,这时候又说3万可以了,但我们认为他没有诚意,不想跟他谈了。李老太因长期不支付医药费且拒不出院而被医院起诉,神算子心水论。”

  朱先生称,加价到10万是因为他认为欧某没有诚意,“随便说说而已”,并非趁机敲诈,而且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接到对方律师的电线个月过去了,欧某至今未就此事进行赔偿,无奈之下他们只得于9月4日将此事发到网上进行求助。

  朱先生告诉记者,欧某在收到责任认定书后,又对认定结果提出了行政复议。第二份责任认定书也已于9月2日发出,依旧认定欧某负全责。他希望欧某能早日负起责任,如果依旧不积极赔偿,他将通过法律途径对欧某提起民事诉讼。